東大橋路小區57號樓下遺留了一些紙牌。昨晚,警察圍堵樓內一聚賭點時,多人不聽勸阻從四樓翻越陽臺,兩人墜樓一死一傷。本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 浦峰昨日,在武警醫院,家屬幫助重傷的張新兵移動身體。
  新京報訊 (記者展明輝李寧)前日下午5時許,朝陽區東大橋路社區,民警對57號樓四層一處賭點展開行動,其間四名男子翻陽臺欲逃跑,不料兩人先後墜樓,一死一傷。警方表示,死者涉嫌賭博,其墜樓情況,正在進行調查。
  民警查賭 眾人翻陽臺
  東大橋路社區57號樓位於建外大街秀水市場背面,為一幢5層高的老舊樓房。
  昨日下午2時許,57號樓二單元南側水泥地上,仍留有大灘凝固的血跡。旁邊一道鐵柵欄頂端,帶尖的部位已經消失。
  據墜樓生還者張新兵稱,前日下午,他隨浙江老鄉一起,到57號樓四層一處三居室玩。屋內,一些人正在賭博。“我沒有參加,單獨在另一個房間里。”張新兵說,下午5時許,衝進來十多位便衣民警,大喊著“警察,不許動。”
  “現場一下子就亂了,我就聽見老鄉叫‘趕緊跑’,也跟著他們往陽臺走。” 張新兵說,當時,一起翻陽臺的有很多人。在他前方,已經有人順著陽臺外沿,正在往下爬。
  兩人墜樓 一死一重傷
  據張新兵回憶,事發時,天色很暗,自己跟著翻陽臺沒幾秒,腳下突然踩空,摔了下去。著地後,他感覺渾身疼痛,已經站不起來。而身旁,有個老鄉趴在地上,一動不動。
  據目擊的居民稱,隨後,多輛急救車趕到,將兩名傷者送往醫院搶救。
  “一個朋友跑過來跟我說,我丈夫墜樓了,我就趕緊跑過去。”另一名墜樓者的妻子江女士介紹,當晚6時許,她到了現場,其丈夫就在地上躺著,旁邊都是血,但還有生命體徵。“拉到醫院後,一直搶救到晚上12點多,才宣告死亡。”
  昨日中午,武警北京總隊醫院骨科病房,全身纏著紗布的張新兵躺在病床上,正在輸液。據醫務人員介紹,其四肢、肋骨、盆骨等多處粉碎性骨折,曾出現創傷性休克,需要進行多次手術治療,如果手術失敗,將有癱瘓的可能。目前,張新兵還未完全脫離生命危險。
  昨日下午3時許,江女士和死者的親朋來到酒仙橋派出所,希望得到事件的具體經過。
  酒仙橋派出所相關負責人稱,死者涉嫌賭博,警方在抓捕的過程中,發生了墜樓事件。
  ■ 講述
  “翻陽臺男子 被抓後又掙脫”
  57號樓二單元陽臺正對面約十米外,有一家小賣鋪。事發時,小賣鋪老闆張明(化名)目擊了幾人逃跑以及墜樓的過程。
  據張明回憶,當日下午5時許,他首先聽到的是多聲“警察,站住不准動,不准跑。”隨後,事發住宅內炸開了鍋,傳出各種酒瓶摔碎的聲音,以及眾人提醒同伴逃跑的喊叫。
  “有四個人很快出現在陽臺上,外套都來不及穿。”張明說,第一名男子中年模樣,他看見隔壁住宅的陽臺也沒有裝防護網,便抓住隔離牆,試圖跳過去。但由於後面涌過來的人太多,天色又暗,該男子可能與同伴發生了碰撞,失去平衡,摔下樓去。
  張明說,在此期間,另三名男子顧不上同伴墜樓,仍然各自抓著陽臺外沿,準備往下爬。突然,有民警衝到了陽臺,抓住了一名男子的衣領。該男子見掙脫不了,雙腳用力一蹬,也掉了下去。而陽臺上的民警,手裡則攥著他的衣服。
  見兩個人都墜樓,另外兩名男子停了下來,獃在了二層位置,不敢在做進一步行動。隨後,一些老鄉來到樓下,連托帶抬,將他們安全轉移到地面。
  據張明稱,第一名墜樓者為死者,第二名則是重傷者。在半個月前,曾有過民警前來抓賭,有人就成功翻護欄跑了。因此,此次事件,幾名當事人也想效仿,但不幸發生了悲劇。
  ■ 追訪
  住宅樓設賭傳警方帶走20餘嫌疑人
  截至昨日下午6時,仍有多位民警持相機等設備,在57號樓外進行拍攝取證。死者墜樓地點附近,散落著多張紙牌。
  據社區居民稱,前日警方抓賭行動進行到晚上8時許,一共帶走了20餘人。其中包括了住宅的女租戶。
  居民們介紹,這數十名涉賭的嫌疑人幾乎都是浙江人,大部分租住在小區里。這些人都在隔壁的秀水大廈做買賣,非常有錢。
  有居民透露,因墜樓去世的男子和妻子在大廈四層有個賣眼鏡的小店,生意紅火,但時常去賭錢,只留下妻子看管店鋪。
  “平時關店後,那裡聚集的人就更多了,這種情況存在已經多年,小區的人都知道。”居民們說,前幾年,他們賭博的據點在59號樓二層的一個住宅內,近年才轉移到57號樓去。“幾乎天天都賭,每天最熱鬧的就是那家。”
  此外,有居民還介紹,因資產雄厚,參與賭博的人出手非常闊綽。據瞭解,這些人賭博的玩法很簡單,四人一個桌子,由莊家抽出一二三這三張牌並打亂,另三人分別猜他抽出那一張是幾,每註數萬。  (原標題:四男子躲避抓賭翻陽臺一死一傷)
創作者介紹

艋舺

an05ansph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